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36集,共42集)

大宋少年志第34集剧情大宋少年志第34集

        

  旧市集突然人流攒动,小景被人流挤来挤去,差点摔倒,王宽(王佑硕饰)抱住了小景,等人流过去之后,王宽还不顾身份地蹲下为小景擦拭鞋子上的灰尘,衙内和薛映(郑伟饰)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,没想到一向死板冷淡的王宽还有这样一面。

  元仲辛(张新成饰)赵简(周雨彤饰)看到人流,吓得拉着小孩就跑,但却恰巧被两拨人流挤在了正中间,一边是大宋的商户,一边是夏的商户,双方都拿着家里的锅碗瓢盆、斧子、?头之类的,俨然要硬干一场架,据说是夏商户来到市场之后,市场便三天两头出现火灾或者其他事故,所以宋商户认为夏是有意为之,想将他们赶出市场,夏商户自然也不罢休,不愿蒙冤,所以双方常常矛盾不断。

  如果双方打起架来,赵王爷肯定要担责,元仲辛试图劝说两边休战,但是他没身份没威望,商户们根本不愿听他多说,这时负责旧市集治安的都尉秦无涯来现场,他也是元仲辛所救小孩小虎的父亲,秦无涯乐善好施,有很高的威望,两边的商户都愿意相信他,秦无涯好言相劝,保证绝不会损害商户的利益,但大家也不能做影响两国谈和的罪人,大家这才肯暂时的息事宁人。

  赵简将刺杀小虎的人画了出来,王宽也见过此人,发现他与一伙人关系密切,似乎有所谋划。最近有谣言说,大宋为了与夏议和,给夏商户大开方便之门,损害了宋商户的利益,小虎的父亲秦无涯就是管这两边商户的,所以刺客有可能是某一方报复,也有可能另有所图,但总之祸及稚子,这点元仲辛是绝对看不下去的,不管怎样不能伤害无辜。

  元仲辛和赵简去找了元伯鳍,元伯鳍对梁竹要杀他的事情不以为然,他认为梁竹要杀他早就动手了,现在一切只是元仲辛的猜测而已,元仲辛对元伯鳍的胸襟也感动很无语,难不成真要等梁竹动手了才防范么。

  元伯鳍将一封户部推荐文书交给元仲辛,希望元仲辛去户部做个小官,安稳一生,毕竟秘阁是见不得光的,就算秘阁散了,但元仲辛心中的那把火还没灭,这把火总有一天会害了元仲辛,元伯鳍不想让他一直活在危险之中。

  元仲辛很清楚,这封文书一定是元家那些长辈给元伯鳍准备的,但他们肯定不知道元伯鳍是为元仲辛求的,元仲辛从小都没被当成元家人,所以对那些元家长辈恨之入骨,不肯接受他们的施舍,非常生气地将文书扔给了元伯鳍。从小到大,只有元伯鳍会护着元仲辛,元仲辛不想一直活在哥哥的保护之下,他也想证明自己有能力保护哥哥,这一次他一定会拦住梁竹。

  王宽带着小景、衙内和薛映在旧市集逛,发现了那个刺客的踪影,跟踪刺客来到一处旧屋子,薛映到门口偷听时,无意间撞到门口的绳子,牵引到一个小碗掉在地上,屋里原本说话的几个人瞬间都逃走了,衙内闯进去看的时候,还被毒粉迷了眼睛,还好及时用水清洗,没有大碍。

  王宽检查了屋子周围,发现全部都有细绳牵引着小碗,只要碰了绳子,小碗便会掉下来摔碎,这种手段都是防偷听的,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,这帮人越来越可疑了,薛映听到外面有人进来,大家赶紧躲了起来,只见梁竹匆匆而来,又匆匆离开,万万没想到梁竹竟然和那帮人是一伙的。

  元伯鳍在去接新任副都指挥使周悬的路上,以自己被绑架为诱饵,将元伯鳍引到路边一间茶铺,薛映赵简他们都已经埋伏在周围了,元伯鳍正愤怒元仲辛胡闹,这时梁竹追着过来了,声称要杀了元伯鳍,他也察觉到了周围的埋伏,直接将薛映从稻草堆里打了出来。

  梁竹一直怀疑元伯鳍与夏有勾结,否则当年不可能在万军丛中活命,所以他此次来邠州其实是为了监视元伯鳍,后来他在旧市集发现了那帮可疑之人,对方也发现了他,准备杀他灭口,王宽他们发现梁竹那时,其实梁竹也正好查到了那个旧屋,本来是准备去消灭那帮人的,却扑了空。刚刚梁竹一直在不远处监视着元伯鳍,发现元伯鳍一个人来到这个茶铺,便以为他是来与夏暗探谈交易,以为是抓到了元伯鳍的把柄,所以才来杀元伯鳍的。

  元仲辛闹了半天原来是个误会,梁竹根本不是为了私仇盯着元伯鳍不放,梁竹知道这些后,气的追着元仲辛打,这时突然树林里一支冷箭射向梁竹,元伯鳍立刻冲上去为梁竹挡了一箭,梁竹和赵简、王宽追着此刻到了树林,但刺客有不少同伙同时放箭,他们只好退了出来。

  元伯鳍胳膊中了毒箭,元仲辛在秘阁时学过解毒课,随身带的有解药,元伯鳍认为读书人学毒,秘阁确实该关。梁竹恩怨分明,感谢元伯鳍救他,但依然不忘之前的旧账,声称只要查到元伯鳍的把柄,一定杀他。

  周悬已经到了,请元伯鳍带着元仲辛一起赴宴,元仲辛纳闷自己从不认识什么姓周的人,但毕竟是元伯鳍的上司,不能得罪,所以还是跟着去了。

  周悬是陆观年的朋友,是陆观年让他来见元仲辛的,陆观年对元仲辛的评价,是机敏异常,但容易闹事,犹如山间野猴,陆观年让周悬同时约见元伯鳍和元仲辛,是为了避免日后元仲辛误以为元伯鳍和周悬不和,而暗中对付周悬,元仲辛没想到陆观年是这样评价自己的,不禁肆无忌惮地评判起陆观年,周悬只当笑话听听罢了。

  元仲辛问赵简是否真的要成亲,赵简称不想在父亲病重的时候违逆父亲,所以只能走走过场,元仲辛支支吾吾地问他是否能当一回挡箭牌,赵简希望元仲辛正经地说一遍,但元仲辛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第二遍了,两人明明相爱,却谁都不愿意主动迈出那一步。

  相亲的人中有一个叫林默生的,赵王爷非常满意,希望赵简选林默生,但赵简将林默生骂回去了好几次,结果林默生依然不死心,元仲辛突然有了危机感。